那么己方这次和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交战那绝对

作者: admin 分类: 一号庄平台官网官网 发布时间: 2019-03-05 10:23
 至于孙策的大帐,他是抽空问了周瑜一句,“公瑾以为,今日我与曹孟德商谈得如何?”
 
    周瑜微微一笑,“主公虽说不擅长与人谈判,不过今日与他曹孟德,却是相谈不错!”
 
    孙策是满意地一笑,一般来说,周瑜的肯定,那就是说自己做得不错。而凭自己这些年对他的了解,如果不这样儿的话,虽说周瑜不一定就直言不讳,直接去说自己什么,可也绝对不会是如此也就是了。而能得到周瑜的一番肯定,孙策心里清楚,自己这算是长进了啊,可不是吗,人都得进步才行啊。
 
    说完这个,孙策是话锋一转,对周瑜说道:“公瑾看今日刘玄德其人,都在想着何事?
 
   
 
    周瑜笑道:“主公当心里有数!”
 
    说实话,刘备虽说不会被人看透,但是多多少少,他是个什么想法,孙策和周瑜两人还是知道一些的,无非就是那些东西罢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四十九章 马孟起问计郭嘉
 
    孙策闻言点头,对周瑜说道:“他刘玄德要是老实本分些还好,可要若非如此的话,呵呵,到时就别怪我孙某人了!!”
 
    周瑜一听自己主公的话,他是忙劝道:“主公,如今大敌当前,马孟起凉州军在前,旁亦有曹孟德兖州军与刘玄德之军,所以不可不小心从事啊!”
 
    孙策闻言说道:“公瑾之言不错,是该如此,对此我自省得!”
 
    周瑜微微点头,心说自己也只能是说到这儿了,至于主公你如何,我却还得看着你点儿才行,要不真是不放心啊。。
 
    对于自己这个主公是什么性格的,周瑜心里当然清楚,所以有些事儿还真是,不得不防啊。所以此时在周瑜的感觉中,自己肩上的责任是更重大了。说实话,之前自己主公还没有这么明确地和自己说关于刘备的事儿,可如今这却是,自己主公表达得已经是很清楚了,周瑜都明白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周瑜知道,反正自己该说的,都已经说完了,自己主公能进去能听进去多少,那就不是自己所能改变的了。不过他还清楚,只要自己时刻注意着点儿,那么基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毕竟如今自己主公旁边儿,可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谋士,关键是自己主公在大多时候。还是能听自己的,这个就足够了。
 
    哪怕退一万步说,要真是事不可为。那么自己也能让自己主公让己方江东军的损失降低至最小,尽自己的力,还是能做到这一点的。
 
    马超中军大帐内,众人齐聚,都在听着自己主公说之前的战事。说实话,众人虽说是已经知道了己方战损,而且还是己方算占了便宜。因为比人家伤亡少啊,不过却没有一个是真正高兴得起来的。
 
    从上到下,从马超到众人。都是如此。
 
   
 
    说实话,伤亡比兖州军、孙刘联军少,这个应该说是在马超和众人所料之中的,但是依旧是阵亡了近六千人。更是伤了九千多。对此,要说马超和众人不心疼,那都是不可能的。
 
    这么多年来,有如此伤亡的情况,还真是,终究是少数啊,不过这次倒是,又一次这样儿了。所以众人知道己方占优,可依旧是高兴不起来啊。并且也真是不知道是有多久了。己方没有如此伤亡过了,就算在冀州,一次伤亡这么多,基本也是没有达到啊。当然了,那个时候,也几乎没有几次两军在外直接交战,所以自然是没有像如今这样儿。
 
    不过如此情形,马超虽说不想让己方是有如此伤亡,可事已至此,根本就是改变不了的东西,那么也只能是接受,要不还能如何呢。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是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这和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的首轮交锋,我军可是占了优了,各位也别摆出这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来,可好?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心里清楚,这个时候只能是自己这个当主公的,先让自己心情能好点儿,调节好了,然后再去感染吧,也是劝说其他人,要不你这个主公都垂头丧气的,你还能指望着属下如何呢?
 
    果然,马超的话是有作用,或者说是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了。要不是吧,什么用都没有,他可不就去做无用功了吗。
 
    第一个说话的还得是郭嘉,其实郭嘉他倒不像其他人情绪那么低落,毕竟是谋士,而且还是个天下顶级的谋士,可以说有两句话说得挺好的,叫“任凭风浪起,稳坐钓/鱼台”,这个其实也是说出了一个真正的谋士,他是如何对待一切事务的样子,郭嘉其实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看到郭嘉先开口了,马超嘴角是勾出了一抹笑容来,他确实是满意。可以说自己那么多属下,就他郭嘉郭奉孝,算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之一,那么之二当然就是贾诩贾文和那老狐狸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听郭嘉说道,“主公之言不错,如今怎么说,都是我军占尽优势,而兖州军与孙刘联军比起我军来却是伤亡很重!所以我等虽说不至于是欢呼雀跃,但是却也不要如此愁眉不展,嘉是赞同主公之言的,而且想必各位也是同样儿如此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郭嘉的话,他是不住点头,心说还得是颍川郭嘉郭奉孝,算是了解自己,知道自己说那样儿的话,是要做什么。自己该说的都说了,那么还缺少一个像郭嘉这样儿的,第一个出来说话的人,结果郭嘉就出来了。而这也真是正中自己下怀,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啊,这自己当主公的,还能不满意吗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对郭嘉一笑,然后说道:“不错,奉孝之言不错,望各位能好好想想才是!我军虽说是不可骄傲自满,亦不会高兴万分,但各位却也不要如此愁眉苦脸,让不知情的人一看,还以为我军不如他们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呢!”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一听,可不就是这么个道理吗。自己主公还有奉孝先生那说得可真是没错。
 
    说实话,众人自然也是不想如此,可事情就是这样儿。己方就是这种情况,你让他们笑,那肯定是不可能真心笑出来,所以就是如此一副模样。不过在马超和郭嘉的话后,众人终于是有所改变了,毕竟他们就算不听郭嘉的话,怎么也得听自己主公的啊!可以说马超这个当主公的。那力度还真是,非常不错了,基本不出意外情况的话。还真是没有人敢违逆他什么。
 
    马超他当然也是笑不出来太多,可是毕竟是己方占优势,所以他自然不会让众人是愁眉苦脸的,这样儿的话。对己方可是没有什么好处。所以他是说了这么一番话。还把郭嘉给引出来了,而他们几句话,也确实是起到了作用,这个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此时马超是继续说道:“各位以为,是否如此?所以也别是一副如此模样了,要不可真是让人看笑话!”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这个时候没有外人在,不过自己主公的话,那却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第二个出来说话的正是马岱。此时马岱说道:“主公之言不错,如今我军可是比他们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强。所以愁眉不展的应该是他们才对,而非是我军啊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点头,众人也是跟着点头,于是这事儿就这么解决了。从自己主公到奉孝先生,再到马岱马伯瞻,都已经说话了,众人自然也是都不甘示弱,个个都表态,说了自己应该怎么做,不再是愁眉苦脸了。
 
    听了众人的表态,马超这次笑道:“好,各位能如此,我心甚慰,甚慰啊!”
 
    而众人闻言,则是赶紧谦虚,这些不都是一套的吗,所以无论是马超还是说众人,也早都是习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这边儿让众人是不再愁眉苦脸了之后,他便让众人都回自己大帐去了,好好休息,明日也可能是还有战事,当然也可能是没有。
 
    众人告辞离去,唯独马超是留下了郭嘉一人,他这是有话要问郭嘉。
 
    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,马超对郭嘉笑道:“奉孝当知,我留你之用意所在吧?”
 
    郭嘉也是一笑,回道:“不错,主公是要与嘉商议之后战事!”
 
    马超听了郭嘉所说之后,是微微点头,“兖州军与孙刘联军乃是我军之劲敌,虽说首次交锋,他们却是并未占到什么便宜,不过我军伤亡却也不能算少,所以我倒是想问问奉孝,到底是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,能让我军少伤亡一些?”
 
    马超这是问计郭嘉,不过他也是没有抱什么太大的希望,毕竟如今两军真刀真枪地厮杀,那么多人马,玩阴谋诡计,基本上是没有用,不过马超还是有一丝的侥幸心理,心说万一郭嘉有办法,那么也可一试啊!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还是让马超失望了,只见郭嘉是苦笑着摇了摇头,对自己主公说道:“主公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任何计策都是没有太大作用的。所以,双方人马,经过之前一役,如今在此地交战的还都近二十万,对此嘉也是毫无办法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果然啊,郭嘉也是没有好办法,其实想想也是,确实,哪怕是天下顶级的谋士,那也不可能是什么时候都是有好主意不是。毕竟谋士也只是人,而不是神。郭嘉能在大多时候给自己意见,为自己出谋划策,已经是都不错了,自己也不能是太过奢求了不是。
 
    而郭嘉看自己主公失望的表情,他却是继续说道:“主公,嘉虽说是没有好办法,却并不代表其他人也没有?只是不知主公是否敢用了?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精神为之一振,心说还有谁有好主意不成?不过自己属下那些货色,自己还不知道吗。让他们打仗行,可是出点儿主意什么的,不给你出馊主意就不错了。还能指望他们什么!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马超忙问道:“不知奉孝所说,乃是何人?”
 
    郭嘉一笑,“哈哈哈,主公却是忘记了,我军可是还有一位大才,其人之才只在嘉之上,却绝非在嘉之下啊?那便是。如今还在冀州安抚各郡的那位‘毒士’,贾诩贾文和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郭嘉你真能出主意。贾诩是个什么人,你还不知道吗。先不说他能不能真正给自己出主意,就说他真要出手了,“毒士”不出手便罢了。要真出手。那基本上就是血流成河了,自己为什么不带着他来作战,一就是新得的州郡还需要他去安抚,去做工作,二就是其人的毒计,那是能随便用的吗。
 
    不过马超也不得不承认,要真是贾诩给自己出个毒计,自己还用了的话。那么己方这次和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交战,那绝对是胜了。可是……
 
    马超自然是不希望天下人觉得自己是个特别冷血无情的人,那样儿的话,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儿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马超终究是个人物,并且行事作风,绝对是果断非常,毫不拖泥带水。听了郭嘉说要让贾诩出主意之后,他稍微一想,心说要想胜利,那么请贾诩出主意也未尝不可。不过有两点,一就是贾诩贾文和其人,到底能不能真正给自己出主意,自己心里也是没底儿。
 
    为什么这么说呢,这些年来,贾诩也是受到了自己的重用不错,不过不是在军中,而是在行政中。毕竟每次新得到的州郡,能真正把这些地盘那些跃跃欲试,反对自己的人都给处理好的,全军上下,第一个就是首推贾诩,其人对这样儿的事儿,那可以说是手到擒来,所以不用他用谁呢。
 
    是,其中也是没有少了鲜血和白骨,但是这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不是吗。至于在军中,自己从来都是带着郭嘉,而没有贾诩什么事儿了。确实,郭嘉相比贾诩来说,他可绝对没有贾诩那么毒,当然该狠的时候,谋士也从来都不会手软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以贾诩那老狐狸来说,自己要让他出主意,他可真是不一定能办事儿啊。毕竟这几年,自己对他是个什么态度,他是最清楚不过的,以他明哲保身的态度,他都知道自己不怎么用他出主意,不想用他的毒计,那么他真会给自己出主意吗,这个是第一。
 
    那么第二,要是贾诩真出主意了,还是个非常毒的毒计的话,自己是用还是不用。不用的话,自己胜利还不一定是什么时候,可用了的话,那么要不就是有伤天和,要不就是其他乱七八糟的,反正肯定是没好事儿就是了。
 
    说实话,马超虽然不像刘备那样儿,是那么看重自己的名声,可却也不可能一点儿都不在乎。当年屠戮烧当羌的事儿,那也是没有办法了。可对自己人,同为大汉的子民,马超肯定不可能像对付外族那样儿就是了。
 
    至少在演义里,曹操屠杀袁绍冀州军的事儿,马超是干不出来的。说实话,马超从来没认为自己是个好人,但是也绝对不是曹操那样儿的人。
 
  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